人生屋
心灵鸡汤 诗·画·话 流行·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亚博娱乐厅老虎机首存优惠可申请红利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意林杂志 > 非常亚博娱乐厅老虎机首存优惠可申请红利 > 因为心里住了一个人

因为心里住了一个人

时间:2016-09-03 作者:未详 点击:次

  曦曦在鼓浪屿披上了洁白的婚纱。那晚,很少晒私生活的她在朋友圈里贴了一张张她和他的照片。
  
  “那一天。台北。”她简单地记录着。那一天,台北,键兴密谋了隆重的求婚仪式。台湾的朋友替他布置好场地,烛光,气球。曦曦踏进来的一刻,他们就拉长台湾腔,朴实地祝福着:“生孩子,过日子,甜甜蜜蜜一辈子。”
  
  “咱们结婚吧。”她又简单地记录着。这种冷静的语调,让我甚至有些不解——那个一直对爱情有着严苛标准、不肯妥协的曦曦,几乎是以闪婚的速度嫁给了键兴。
  
  曦曦留学十年回国,一头扎进“北漂”的人群。在骨感的现实中,她显得格格不入。这几年,她总是在每个时间节点做一些我断然不会去做的决定。比如买房的时机,辞职的原因,换工作的标准,信仰的程度,敷面膜的频率……
  
  终于有一天,我忍不住对她大喊:“你简直就是个小怪物!”曦曦捂住脸,呜呜哭了起来。她说,自己扛过很多个艰难的日子,最艰难的莫过于没有人能理解她、支持她。她也觉得自己是一个小怪物。
  
  也大约在那个时间,曦曦认识了键兴。
  
  因为心里住了一个人,那个小怪物,收拾起所有外人不可理解的想法和情绪,安放进一个叫作键兴的小盒子里。一切变得顺理成章,自然流淌。
  
  我认识键兴已经13年。
  
  键兴是福建人。刚工作那会儿,一群男女青年住在八宝山附近的集体宿舍里,下班后喝酒吃烤串吹牛,是我们唯一的娱乐。
  
  我们都喜欢逗键兴。“键兴,‘嗓子疼’,你怎么说?”
  
  “hóu——lén——tén——”
  
  每当他用闽南普通话这样说的时候,我们都笑成一团。他也不在意我们笑,甚至故意嗲嗲地叫我:“mén——mén——”
  
  后来人们纷纷结婚生子,那个圈子就地解散。
  
  键兴很多事情都走在我们前面。大学没毕业的时候,就已经出版了一本书。写一手好字,喜欢摄影和绘画,读过很多书,文字也很美,是小有名气的大陆驻台记者。
  
  只是键兴每天都很忙,忙到顾不得想自己的事情,忙到顾不得考虑人间烟火。
  
  在最近一次驻台之前不久,键兴认识了曦曦。一见钟情,他宣告:“我爱上她了!”从那一刻起,他决定,减少对事业的投入程度,认真地考虑过普通安逸的家庭生活。
  
  恋爱不久就是不长不短的分离。驻台期满前几天,键兴几乎每晚都失心疯一般在朋友圈里呓语着。我问他怎么了,他给我回了三个字:“想,真想。”
  
  因为心里住了一个人,一个已经习惯了孤独的人,却再也耐不住那最后几晚的形单影只。
  
  歌里这样唱着:“也不方也不圆/我们都留一点空间/欣赏对方圆缺/也不红也不黑/我们拥抱彼此状态/融合出新色彩。”
  
  这一天,曦曦在鼓浪屿披上了洁白的婚纱。键兴的手心里,有曦曦用德文写下的“爱你”。这一天,孟京辉说:“我的爱情里没有甜言蜜语。我的甜言蜜语里全是爱情。”